數字報

南京畫家繪本從“出口”到“引進” 用中國畫筆講述中國故事

2021-06-19 10:22:38|圖文來源:南京日報

南京畫家繪本從“出口”到“引進”

用中國畫筆講述中國故事

河南民間泥人的造型、敦煌壁畫的色彩、現代藝術的構成——20多年前,南京畫家武建華、張維彩繪制的“神箭手”原稿被國外知名美術館永久收藏。20多年后,隨著兒童繪本《天下第一神箭手》在國內引進出版,中國少數民族裕固族揭開神秘面紗,兩位低調的繪本插畫師也重新進入大眾視線:其作品中濃濃的“敦煌味道”,蘊含著中國傳統文化中最古拙的神韻。 

出口

畫作被國外美術館永久收藏

在我國疆域遼闊的土地上,生活著56個民族。有這樣一個民族,自唐代開始,便以游牧方式生活在鄂爾渾河流域一帶。由于雪災與戰亂,他們不斷遷徙,最后到達我國西北、今甘肅省南部。這個民族就是裕固族。由于裕固族人喜歡騎馬和射箭,上世紀90年代初,南京畫家武建華、張維彩接受出版社的畫稿邀約,為裕固族“神箭手”的故事繪圖。 

武建華告訴記者,其時,國內有過一波原創圖畫故事的出版浪潮,題材均取自中國民間故事或改編的傳統故事,《聊齋志異》《西游記》《封神演義》都是最受讀者歡迎的改編寶庫?!吧窦帧钡墓适录礊槌霭嫔绮邉潯爸袊贁得褡迕耖g故事”系列中的一本:裕固族部落首領要為公主征招駙馬,草原上勇敢的獵手們紛紛前來應征,誰才是真正的英雄? 

這個故事到了武建華和張維彩筆下,則將河南民間泥人的造型、敦煌壁畫的色彩、現代藝術的構成完美地結合在一起。 

武建華、張維彩在繪畫中吸納了中國畫的表現形式,即在宣紙上用墨色創作,包括潑墨渲染和精細描畫等,以營造出獨特的畫面效果;人物形象造型夸張,線條富有張力,經過疏密、留白等技巧處理,畫面在色彩、虛實、動靜對比等方面,給人耳目一新的獨特視覺體驗。 

1998年,日本知弘美術館舉辦首屆中國繪本展,并向武建華、張維彩發出邀請,希望他們的作品可以參展。主辦方收到“神箭手”的原畫后,對其高度贊賞:“人物形象生動,灑落著金箔的充滿質感的紙張,礦物顏料畫出來的綠色,有機天然染料畫出的紅色,都使得原畫充滿魅力?!痹摦嫾幢恢朊佬g館永久收藏。 

知弘美術館由日本繪本作家巖崎知弘故居改建而成,為大眾所熟知的《窗邊的小豆豆》,其書中插圖即為巖崎知弘所畫。 

引進

中國古老故事煥發新的精神

“神箭手”的故事彰顯了中國傳統民族淳樸善良、勇敢真誠的美好品質。當年畫稿完成之后,由于繪本開本等多種原因,一直沒能在國內出版。 

后來,武建華、張維彩專門為日本神話故事作家千葉千夫寫的“長舌婆”的故事進行繪畫,這就是他們最先在日本出版的《長舌婆與巨人朱盤》。由于武建華把這個故事放在中國文化中進行創作,彰顯了來自民間的樸素力量,于2002年獲得日本第33屆講談社出版文化獎。 

這是對武建華、張維彩的極大認可。 

他們兩人隨后受邀赴日參加頒獎典禮,在此期間,充滿魅力的“神箭手”的畫稿再次被提及,其版權也隨之有了著落,于2005年在日本小學館出版?!按藭r距離我們為這本故事繪畫已經過去11年?!蔽浣ㄈA說。 

武建華、張維彩作品中有著濃濃的“敦煌味道”,蘊含著中國傳統文化中最古拙的神韻,很快吸引了國內出版機構的關注。2021年,由他們繪制的《天下第一神箭手》和《長舌婆與巨人朱盤》一起被引進國內出版。 

經由時間的推移,“神箭手”這個古老的故事在今天看來仍散發著迷人魅力,煥發出新的精神。兒童文學研究者常立表示,好的故事總能引起越來越多的思考和認知顛覆,總有一些顛撲不破的價值被故事呈現出來。比如“成功與幸福,當然可以受惠于命運的垂青,但是不能以損害他人的利益為代價?!痹诔A⒖磥?,這是無論世界怎么變化都不會改變的人生之道。 

20多年前誕生于南京的“神箭手”畫作終于和廣大讀者見面。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天下第一神箭手》的改寫由日本繪本作家松本猛完成,他就是巖崎知弘的兒子,擔任知弘美術館館長一職。 

評價

扎根民間鄉土傳統畫風 

兒童繪本《天下第一神箭手》在國內出版,讓武建華、張維彩兩位低調的繪本插畫師再次進入大眾視線。 

武建華、張維彩至今仍生活在南京標營門附近的一個老小區內。20多年前,他們創作《天下第一神箭手》時,窗外的明城墻、月牙湖無一不給他們靈感。雖然行事非常低調,外人對其所知有限,但事實上,他們夫妻二人搭檔多年,作品獲獎無數,《長舌婆與巨人朱盤》獲得日本第33屆講談社出版文化繪本獎,《龍燈》獲得全國兒童讀物插圖優秀獎,《神女峰》獲得國際青少年圖書插畫展佳作獎,《龍蝦島》獲得墨西哥圖書插圖獎…… 

武建華告訴記者,他自幼年時便喜愛繪畫。差不多10歲那年,父親去世,他跟隨開藥房的舅舅從溧水來到市內。為了排遣心中的孤獨和壓抑,他用泥巴捏小人,捏小動物,完成了個人藝術啟蒙。后來,學校辦黑板報,也給了他很大的發揮空間,比如下鄉勞動之后,即被要求以組畫形式表現出來。由于繪畫才華鋒芒畢露,他讀高中時就舉辦了水彩畫個人展覽;其作品《校園春》更是被學校作為禮物饋贈給別的學?!还苁呛髞碓谖幕^,還是到煤田,由于一直從事宣傳相關工作,武建華的繪畫技能得到了不斷鍛煉和實踐?!赌暇┑南娜战诸^》是武建華登上報紙的第一幅畫作,至今想起來,他還記得畫中畫了西瓜、灑水車、扇子等極具南京夏日特色的風俗畫面,他為此拿到了8塊錢的稿費。 

自1978年起,武建華在報社擔任美術編輯,從事專業的美術工作。與此同時,他開始為兒童雜志和圖畫書繪畫,“多為古典故事,或涉及中國傳統文化?!?nbsp;

夫妻二人聯手合作,武建華更側重造型、構圖,曾在2005年完成南京“和平大鐘”雕塑創作的張維彩則不時有創新之舉。比如他們筆下善良的妖怪,不能給人恐怖的感覺,如何表現出他們的可愛和善良呢?他們就到《山海經》里吸收靈感,而那個被他們所借鑒的河南泥制玩具“泥泥狗”的形象,在他們眼里,“雖然粗糙,但傻得痛快”。 

正如圖畫書研究者費嘉所說,在武建華的繪畫中,“既能看到畢加索和馬蒂斯,也能看到敦煌藝術,還能看到民間年畫、漢畫像磚藝術,最終形成武建華老師自己獨特的藝術面貌?!眹H童書界最高榮譽“安徒生獎”畫家獎獲得者、日本著名繪本作家安野光雅則表示,較之于現代手法,武建華更重視扎根鄉土的、被稱之為民間工藝以及民間繪畫上面的傳統畫風。 

時至耄耋之年,武建華、張維彩仍筆耕不輟,堅持用中國畫筆講述中國故事,其作品包括《南京那一年》、全套8冊的中國傳統節日故事繪本、中國戲曲啟蒙繪本之《空城計》等。他們始終認為給孩子畫畫是一件幸福的事。 

南報融媒體記者 王峰

作者:王峰 責任編輯:王寧芝
全部免费的毛片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