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報

一方山壟,連接起南京與大運河

2021-06-19 10:19:28|圖文來源:南京日報

罕見運河元素文物再成熱議焦點

一方山壟,連接起南京與大運河

作為一條從歷史流向未來的千年文脈,大運河承載著厚重的時光記憶與千古文明。六朝古都南京,與大運河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隨著中國大運河博物館開館,運河沿岸的文物遺跡再次引發關注,南京一批具有大運河元素的文物也進入大眾視野。這些文物深藏著哪些鮮為人知的發掘歷程?文物的背后呈現出南京與運河乃至南京與南北東西的何種關聯? 

唐墓M10遺物集中位于甬道內唐墓M10遺物集中位于甬道內

小小山壟 安葬著五個時代的移民貴族

在南京,有一座并不起眼的小山壟,卻藏著考古大發現。這就是位于雨花臺區鐵心橋街道馮韋村的后頭山。當一批發掘于此的10件精美唐代文物亮相大運河博物館時,這座小山壟再次成為熱議的焦點。 

南京市考古研究院于2015年在此搶救性發掘了一處東晉家族墓。隨后,為配合基本建設,考古隊對后頭山全面勘探后,又發掘了一批墓葬?!昂箢^山墓地共發掘東晉至明清時期墓葬30座,宋代磚鋪建筑遺跡1處。這些墓葬都位于后頭山南坡,分布集中、排列有序,規模較大、序列完整,是南京歷史時期墓葬考古的一次重要收獲?!比虆⑴c該考古發掘項目的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館員陳大海告訴記者,墓地中主要包括東晉、南朝、唐代和明代四個時期的家族墓,以及一座宋墓及其墓園建筑基址,出土各類遺物標本300余件。 

南京大學文化與自然遺產研究所所長賀云翱對這座小山壟評價為“風水寶地”,“被歷代高官貴族選為家族墓葬的最佳區域”。后頭山在東晉至明代長達千年的時間里,分別被五個時代多個家族利用,形成一處集中分布、排列有序的墓地群,且各自具有獨一無二的特點。 

“根據墓地規模結構,以及出土遺物來看,這些墓主的身份與地位都比較高?!标惔蠛7治?,“5座東晉墓中出土銅印、金步搖構件等遺物,其精美程度充分顯示出了墓主較高的身份地位?!倍铣沟嘏帕姓R、砌筑規整,墓室內設圍屏石榻、石棺座,還出土石俑、石馬等象征墓主身份的高等級遺物,推測墓主或是齊梁高級貴族。唐代家族墓內,則根據墓室假窗兩側的造磚銘文,確定為唐貞觀年間毛明府家族墓,“‘明府’一詞是漢人對于太守的尊稱,唐以后多用以稱縣令。唐代別稱縣令為明府,稱縣尉為少府。后世相沿不改。由此可以看出,這是一座唐代品官墓葬?!?nbsp;

此外,宋墓與墓園建筑關系獨特,“復古”的墓葬結構屬南京地區首次發現;明代墓葬墓主或與此地采集到的兩方錦衣衛指揮僉事墓志有關。這兩方明代墓志記載了錦衣衛指揮僉事王剛父子生平事跡,“大名府長垣縣人,隨燕王朱棣靖難有功,世襲錦衣衛指揮僉事,居南京,葬安德鄉?!?nbsp;

這座不起眼的小山壟,何以成為千年來貴族眼中的“寶地”?“或許這與地理位置、交通運輸等因素息息相關?!标惔蠛=忉?,“這處山壟背靠高地,前方視野開闊。而后頭山位于建康城與牛首山間的連線上,在秦淮新河北岸,北連石子崗,西接新亭?!痹谀暇v史上,頻繁出現在典故與詩詞佳作中的新亭,緊靠長江邊,是六朝時代建康的西南要塞,同時也是建康與上游水路交通的重要??康??!皬纳嫌沃两?,新亭也是首選登岸之處。后頭山的貴族大多為南京的外來移民,來自長江中游的移民是否會就近選擇新亭附近作為落腳地呢?”考古人員對于后頭山的大膽猜測,為這座神秘小山壟的考古發掘研究,提供了一個新的方向。

精美遺物 揭示出千年前南京東西交流脈絡

移民、貴族,成為后頭山墓地群的關鍵詞,更揭示了南京千年來南北東西縱橫交錯的交流脈絡。這些交流,或通過大運河溝通南北,或通過絲綢之路連接東西。而其中的5座東晉墓,不僅成為研究六朝家族墓葬的重要案例,也見證了千年之前南京的東西交流之繁盛。 

墓地四座墓葬緊密并列,東西向“一”字排開,排水溝匯集為一條,具有鮮明的合葬特征?!半y得的是,類似的東晉小型磚室墓往往出土遺物寥寥可數;而該家族墓除了有青瓷器、陶質明器等常見隨葬品,還出土步搖金飾、銅六面印、磚畫等豐富遺物。該家族墓完整的結構和豐富的遺物為我們探討墓地的文化與歷史內涵奠定了重要基礎?!标惔蠛Uf。 

墓葬中出土銅六面印,指明墓主為張邁,字仲人?!拔墨I中確有同時期一位名張邁者,是西晉梁州刺史張光之子。史載張邁繼其父職位參與戰事,死于漢中,時在西晉愍帝建興年間?!标惔蠛O蛴浾呓忉?,“其與南京發現的東晉中期墓的墓主存在明顯的時空距離,有可能只是重名的巧合。但是,張邁家族墓一系列特征又令人不能輕易放棄他們之間的聯系?!?nbsp;

在考古發掘時,考古隊發現,該東晉墓墓磚的規格高度統一,同時墓葬形制也整齊劃一,可謂形成了東晉建康模式?!斑@種現象說明,墓磚多出自官府作坊或與官方指導體制有關。還有墓地中二位妻室隨葬的黃金步搖,同樣反映了這處家族墓地可能屬于賜葬的產物?!蔽簳x倡導儉葬,內容之一便是隨葬品中金銀銅鐵質地大為減少甚至消失殆盡,以瓦器為主。陳大海介紹,“南京發現數以百計的東晉墓葬,絕大多數出土遺物除了棺釘,再也不見金屬遺物,基本上是陶質明器和青瓷器。而像后頭山墓地張邁二位妻室隨葬步搖則由造型豐富的黃金構件組合而成,這些構件的制作使用了掐絲、焊珠、鑲嵌等復雜工藝,與一些零星出土的、素面的金飾件有著明確的區別,猜測屬于同時獲得的官方賵賻?!?nbsp;

如果說隨葬物顯示出墓主的尊貴身份,那么該墓地的合葬方式,則顯示出了更多南京與其他地區交流的痕跡?!皬堖~與其妻是同穴并列異室合葬,各自帶墓道,這種合葬方式不同尋常。至少在南京地區,大量墓例表明六朝合葬墓并沒有這種傳統形式,這些形式要素都可以遠溯至漢代磚室墓?!彪m然張邁家族墓的這種合葬方式在南京只是特例,但它并不是憑空出現的,而是淵源有自。陳大海解釋,“眾所周知,長江中游是六朝墓的一處重要發現區域,《鄂城六朝墓》考古報告就集中展示與研究了長江中游重鎮的六朝墓葬,其中就有與張邁家族墓合葬現象相同的幾例。鄂城在兩晉屬于江夏郡,也可以理解為,張邁家族墓這一合葬方式是長江中游之人移民建康后,頑固保留下來的一種文化因素。說到移民,東晉建康是一個接收各地流民最多的地方,由于建康政治中心的吸引力,各地的豪族士族都有移家建康的可能?!?nbsp;

而令人驚喜的是,張邁墓中發現的一塊墓磚刻有胡人頭像,則帶有明顯的東西交流的印記。墓磚上刻畫的頭像,禿頂,深目,高鼻,“巧合的是,多年前發掘的王家山東晉墓里也發現有刻畫頭像的磚,而王家山與后頭山相距不過幾百米。二者出現于相同區域,相同時代,如此巧合發人深思?!标惔蠛Uf。 

填補空白 罕見唐代墓葬文物體現南京與運河聯系

神秘的后頭山五個時代的貴族墓葬群中,最為珍貴的當數三座唐代家族墓。作為南方地區迄今發現的規模最大的唐代品官墓葬,它的出土填補了南京唐代墓葬考古的空白,為研究唐代建筑藝術、重新探討南京在唐代的歷史地位提供了重要材料,更為此次大運河博物館提供了罕見的南京運河元素文物。 

鎮墓獸下肢蹲伏,昂首挺胸,面部猙獰;武士俑站立,高大粗壯,著頭盔鎧甲,雙手作持物狀,表情威嚴;載物駱駝、胡人俑,則呈現出精美的異域風情?!爱敵踹x擇將這套文物展陳于大運河博物館,就是想體現南京通過大運河所形成的南北交流態勢?!贝筮\河博物館該展陳的相關策展人告訴記者。 

三墓各隨葬數十件釉陶明器,包括鎮墓俑、出行儀仗俑、文官侍女仆役俑、庖廚模型等,數量多、類型齊全,反映了唐代貴族的生活和情趣,且各類俑神態栩栩如生,令人感嘆千年前工匠的手藝之出神入化,多為南京地區僅見?!斑@批釉陶明器是南京地區首次發現,低溫燒成,可以視為是唐三彩的前身,存在的時期非常短暫。當時的南京不具備這樣的工藝以及材料,燒制不出這樣的釉陶,而它們與唐代兩京地區墓葬隨葬明器相同,推測其產地來源也相同?!标惔蠛8嬖V記者,無論是土質還是模樣,甚至是附在釉陶上的燒制工具,都與洛陽附近的鞏義窯幾乎一模一樣,“明顯是從洛陽經過大運河的水運來到南京的?!?nbsp;

不僅僅是出土文物,后頭山的唐代墓連墓葬結構都呈現出獨特的隋唐北方風?!澳暇┑哪乖岽蠖酁槿?;而此處墓葬呈現出北方特有的穹窿頂;南北墓室的擺放位置也有明顯不同,而這座唐墓則是明顯的北方風格,甚至連磚紋在南京也罕見?!标惔蠛=榻B,“隋唐時期南京的政治地位被刻意壓制,南京地區此前發現的唐代墓極少,因此后頭山墓地具有極高的價值。作為墓主的這位毛明府,我們傾向于其是南京人,在北方當官,辭世后葬回南京,于是帶著來自北方的隨葬器物以及隨葬風格?!?nbsp;

在業內看來,這是一次重寫歷史的考古發現。在此前這批文物首露真容時,賀云翱就相當關注,“考古界歷來的觀點,都認為唐代是江南地區的低潮期,當時該地區的城市文化被戰爭毀滅,文化經濟發展都比較落后。此次發掘顯示出,江南地區已經和當時的北方中央地區有著密切的往來,在人文上也有交流。該發現提醒我們,應重新評估唐代時期南京和江南地區的發展程度?!?nbsp;

一方山壟,蘊藏著南京與南北東西各時期的交流,呈現出屬于南京的獨特碰撞與融合,也為南京與大運河、南京與各地溝通聯系的相關研究,開辟了新的課題。

南報融媒體記者 王婕妤

作者:王婕妤 責任編輯:王寧芝
全部免费的毛片在线看